gmachine1729

常春藤和硅谷如解放前的上海租界

我那个朋友曾跟我说过,

本质上,常春藤和硅谷就像解放前的上海租界。二十世纪初,好多中国的聪明人都想到上海租界工作。

从而,我不得不想到北大清华毕业生以及留美者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他们的性格是软弱无脊梁讨好人为主的。他们比较盲目崇拜权威,毫无夺取权威的勇气和气魄。他们的优秀聪明才智主要是模仿为主,当然,他们从局部角度能算非常创新的,但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他们仅仅是外人体系的衍生物而已。

就以杨振宁和姚期智为例吧。两个不得了的纯粹的科学家,都做出了划时代的工作,尤其是前者。当时,我那朋友一说

杨振宁和姚期智是两个畜生

,我就觉得他有点过分了。我的反应大约是,这么牛逼的人你都敢这么骂。可是慢慢我就理解了。

他们俩人骨子里都是保守的性格温和的科研野心主义为主的,他们这样的人都是很难抵住经济诱惑或政治压力的人,对此方面的强者,也自然是顺从的姿态。

我对这俩人的人生以及观点都相当熟悉,看过他们的一些视频。比如,我知道杨振宁非常讲中美互相理解互相交流那套。姚期智也是教导他的学生向往美国的精英学习交流,以跟他们竞争为目标,以“图灵之路”为目标。他们俩都非常符合“荣誉西方白人”的角色。

因为,他们俩当年为了自己在美国的事业和得到同事的政治上的接受,都宣誓入了美国籍,也从美国科研体系做出了他们的科研工作从而得到他们的科研地位。所以,他们明显对美国有心理依赖。回到中国后,他们都是以美国为中心或至少不与美国对立的方式“帮助”中国。

共产党对中国人的素质教育比较强调“爱憎分明,立场坚定”,而杨振宁和姚期智的表现和性格都与其恰恰相反。其实,这是学术界知识分子一个普遍毛病,尤其在美国的终身教职制度,没有获得终身教职的人普遍表现谨小慎微,以讨好大佬为主。

我问了我那个朋友,难道那些智商超人一等的,数学或信息奥赛获得一等奖的17岁的孩子进了姚班,被姚期智和身边同学影响到了以为了到斯坦福,麻省理工读计算机博士拼命学习竞争真的是他们有问题么?就是个18岁的孩子,非常聪明但不知道啥,毫无社会经验,很难怪他吧。他的回应却是

当然有责任了,而且因为他们聪明,则作为的影响,危害更大,他们更有责任。

我觉得有道理,他们缺乏一种独立的判断能力,本质上追求一种肤浅的学术地位,完全以成绩,得奖,论文,名校以及国际学术大佬对他们的认可为标准。为了这些,他们几乎什么样的政治表态都会做,包括跪舔骨子里畏惧仇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导理论计算机学科的美国犹太人。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