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chine1729

波音工作的美国白人认为中国应当把留美海归送进劳改

电话上他这么跟我说的,他认为这些人很可能会在中国搞策划活动,也怀疑他们背后有与美国情报局相连的势力所支持。这让我感到诧异,第一次听到美国白人这么说。我跟他说也有些学习一般但家里足够有钱让他们去美国读本科的还听 Taylor Swift, Justin Bieber,然后他说一个跑到美国留学然后回到中国听 Taylor Swift, Justin Bieber 的人应该被破隔离于中国社会。可以把他们送到新疆,让他们与 Uighur 为伍。

我问他他为何那么极端,他说:

主要是近 15 年,尤其近 5 年,我亲眼看到了美国文化变得实在糟糕透了,我怕它感染中国。

昨天完,我又翻墙看了看一些关于“精英”留美学者及华二代的信息。有些那些人我都算认识,会至少见过,但好久不跟他们来往了。好多我美见过,但我也知道他们是谁,毕竟同龄人,网上也有他们的信息。比如,想起了一个叫 Conrad Tao 的 90 后钢琴演奏家及作曲家,父母都是大陆 80 年代出国的普林斯顿博士。稍微看了几个他的视频,觉得他真的形象有点怪怪的。还上了一个叫 Evan Chen 的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得主,麻省理工学生的网页。也想起了 James Tao,他是两次的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得主,美国队,哈佛本科数学,现在在麻省理工读数学博士了,我跟他在脸书上也聊过一些。这类的名字我知道实在太多了。

这些移民好多的确很聪明,自然他们的孩子有不少学习很厉害的,智商暴高的。只不过那些人文化上挺糟糕的,至少在我眼里,美国无根自由主义文化的产物,我跟那些人接触过,聊过,玩过,一起学习过,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其实,我当时一直感到挺不舒服的,但是也比较无奈,因为美国是多种族,多文化社会,强调或评论民族文化是非常不政治正确的,比如得貌似一视同仁,虽然也有不少民族隔离,比如华裔大多还跟华裔在一起,工作之余。我这样的人容易在美国被排斥,由于我的一些价值观。美国吸引世界各国个人虚荣好胜甘心于为此当第五纵队的人。美国华裔经常瞧不起中国,他们把自己视为高等华人,优越于中国的中国人,移民的还经常试图利用自己的美国背景影响中国并从中国得到好处。

刚回国的时候,我还是受到一些他们的心理上的影响吧,毕竟还愿意认可他们有些人的确很聪明,学术上也有不少成就。当初朋友跟我说要打压自愿获得美国学位的人的时候,我还觉得他太偏激了。但,现在不那么认为了。

我跟那个美国白人说,美国的确也吸引一些世界各地优秀的人才。他的回应是:

结果是美国没有什么文化或根,社会一盘散沙,组织能力极差,个人主义盛行,人大多为了互相攀比及个人利益拼命奋斗。

我跟他说了中国基础科研依然在很多领域是不入流的,比如纯数学。最好的华裔数学家大多都在海外,让中国显得留不住人才。比如,最近,浏览器还给我推荐了关于许晨阳离开北大到麻省理工当教授的新闻评论之类的,把它形容为一个不得了的中国缺乏的人才。数学家他的确很牛逼,但对中国的经济或政治地位也没啥用,因为纯数学是比较脱离现实的,尤其在现在这个年代,尽管有人还会在那种文章里扯什么数学与人工智能的关系。

我觉得留美华人最大的问题是面太窄,缺乏对社会的认知和眼光。因为他们主要是在无所不用其极地为了个人事业而奋斗,从来没有去想社会,经济,及政治系统本质上是怎么运转的,就是想也是以比较肤浅自我的态度。他们非常脱离现实,还经常要求中国社会因为他们留美的付出和成绩围绕着他们运转。他们极其缺乏政治可靠,政治风险的概念,过于强调个人利益。人非常虚荣好胜,又毫无统治者心态,导致他们的很多想法和作为非常荒谬。

华二代大多也很糟糕,但他们没有自愿选择去美国,所以还有点理由。问题是,根据人的父母,包括父母的重大人生决定,来评价一个人是人的本性,也是个非常自然的避免政治风险的做法,则现实恐怕迫使华二代做出非凡的努力证明自己与父母的价值观和性格截然不同才能得到国人的接受。他们得认识到他们处于危险的处境,美国不会真正保护他们,极少数潜在的好的也抵消不了他们待了的政治和文化负担,可能只有公开否定第一代移民,才能得到中国的接受。中国人也不会主动找他们,因为中国人不会在乎他们,反而需要他们非凡的积极主动才能让中国主流的一些人愿意重新培养并支持他们。

当年,共产党也出国把自己的人误判为国民党特务而迫害,甚至判死刑的事件,比如,30年代清华物理系毕业之后加入八路的熊大缜。政治忠诚可靠永远比能力更重要,尤其在危机时刻。提倡“开放”,“自由选择”,“向往世界”的留美华人就是特别缺乏这个意识,有一点的根本不会去美国,尤其在现在这个年代。

2020 年的疫情加深了中美矛盾,也深化了主流社会对留美者的反感。在美国,他们也同样遭到了更多的排斥。除了他们自己少数人,几乎没有人想要他们,很多人都想把他们彻底隔离,但目前还无法组织这么做。和美国自愿走的太深的人几乎无希望了,如当年的国民党领导差不多,甚至更严重,因为与当年逃到台湾的国民党不同,美国也不一定会再接受他们。少数非自愿的,如华二代,以及年轻幼稚被误导到美国但没待久的应当积极地打压留美者,否则中国主流社会会默认把他们视为与留美为伍,为了避免风险维护国家人民集体利益同样迫害他们。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