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chine1729

我的美国白人 IMO 金牌得主朋友觉得东亚人其实比犹太人先天更聪明

知乎看到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2538010/answer/1119340302

不到一周,他却得到了 1.4 万个点赞,说明中国人还是蛮觉醒人。

内容我粘贴如下。

警惕他们,美国已经被他们搞的半死不活了,犹太资本是世界的寄生虫,他们在寻找新的宿主,中国便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美国宁可牺牲自己的国家利益与信誉也要维护以色列的利益,已经表明美国已经被犹太资本挟持。

犹太资本善于控制舆论,如果让他们进入中国,对中国将伤害巨大。

他们忠诚的国家只有以色列。其它国家,即使入了国籍,这也不过是为了方便赚钱。

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犹太人打着热爱中国的旗号试图加入中国国籍。他们或许能给我们带来短期利益,但长期看来有百害而无一利。

中国贫穷时,也没见这么多热爱中国的犹太人。

补充

他们又擅长装扮弱势,中国人二战被日本侵略失去了几千万人口,苏联抗击德国失去了几千万人口,媒体稀疏发声。犹太人死了几百万人,媒体几乎天天喊,只要说一点犹太不好,就被扣上反犹的帽子。

作者:高鹏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2538010/answer/111934030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美国媒体天天吹犹太人多么天才,从爱因斯坦,到冯诺依曼,到费曼。反而,给东亚人的印象是聪明但没有犹太人那么有创造性,害怕挑战权威,而且语言表达能力比犹太人差得多。

最近,我学了一点量子力学,因为物理数学好久没碰了,而且物理基础本来就一般般,天分也没那么高,Born-Oppenheimer 近似的一些细节还没完全明白。那个我理解都有点困难,就不用说自己独立推导了,反而 Euler-Lagrange 方程我半小时以内就独立推导了,但那个也容易。

当然,也读了一些量子力学和量子场论的历史。然后列了一下高能理论的诺贝尔物理获得者,当时我的策略是从二战结束开始。这里面,Pauli, Born, Wigner 其实得奖都是由于基础量子力学的工作,严格不是高能理论。而且 1954 年,没有给同样跟 Born 和 Heisenberg 发表论文的 Pascual Jordan,因为德国人 Jordan 支持了纳粹。

1945: Pauli (QM)
1949: Yukawa
1954: Born (QM)
1957: Lee, Yang
1963: Wigner (QM)
1965: Feynman, Schwinger, Tomonaga
1969: Gell-man
1979: Glashow, Salam, Weinberg
1999: t'Hooft, Veltman
2004: Gross, Politzer, Wilczek
2008: Nambu (1/2 of prize), Kobayashi, Maskawa
2013: Englert, Higgs

然后我数了一下:

11 个犹太人, 5 个日本人, 2 个中国人, 2 个荷兰人(t'Hooft, Veltman), 1 个巴基斯坦人(Salam), 1 个非犹太美国白人(Wilczek), 1 个英国人(Higgs)。

如果 Pauli, Born, Wigner 不算的化,那犹太人也只有 8 个。东亚人合起来却有 7 个,跟犹太人差不多。Ron Maimon 也认为 1969 年 Sakata 也应该得,因为 Sakata 是个日本马克思主义者,60 年代还跑到北京见了毛,就影响了。日本的 Nishijima 1960, 1961 也被提名了,维基百科说 Gell-Mann–Nishijima 公式就 Nishijima 和 Nakano 1953 年在日本就搞出来了,Gell-Mann 1956 又在美国独立发现了它。那个年代,美国和日本理论物理学家互相之间交流的机会也并不应该算态度,通讯交通跟现在还完全不一样。杨振宁的杨米尔斯理论也比跟李政道发现的弱相互作用宇称不守恒更有含量吧,但是诺奖也没法给两次。有意思的是苏联物理学家没有由于高能理论获得任何诺奖,朗道的那个其实是凝聚态的。我还想到 Bogoliubov,他应该也不比美国这些人差,也不是犹太人,但他也没得诺奖。

我听说好像 Steven Weinberg 都拒绝跟任何支持巴勒斯坦的人或组织合作,典型的犹太垃圾。其实,中国人也可以狠狠跟犹太人玩玩歧视游戏。

49 年前从大陆去美国留下的,或者之后经过港台去美国的出了不少理工科牛人,尤其在物理方面,当时在美国做科研也得到了不少机会。那些人科技天分很高;同时,他们由于没有回国或逃离了“共匪”,也脱离了中国的主流。

现在这个年代科技比原来成熟多了,更多是解决工程问题,而不是研制完全新的科技,中国大陆可能没有美国的一些优势,但是有量和组织优势,从这个疫情就很容易能看出来。

我的朋友对杨振宁姚期智非常反感,他觉得他们俩对中国没啥用,反而害处更大。李政道80年代搞那个留美物理考试 CUSPEA,我继父的一个同事就是,理论物理学家,博士和博士后导师都之后获得了诺奖。大多 CUSPEA 的人最终也没有继续做物理,好多转了金融,当时华尔街还招不少想离开数学界的物理学家。李政道搞 CUSPEA 对中国也没有帮助,只有害处,把一帮很聪明的北大科大复旦毕业的人弄到美国去了,鼓励了崇美的潮流,害的是中国的物理学界。所以为了维护中国人的集体政治利益,打压那帮留美和美国华裔精英科学家也是很有必要的。

我昨天跟一个有理工科博士的朋友聊了,也说了杨振宁姚期智的事情,我们俩基本同时他们俩都是不得了的理论科学家,但是性格还是温和顺从科学野心主义为主的,所以他们那样的人也不会有胆量解放前秘密加入共产党,不会去冒那个险,跟数学家谷超豪还很不一样。大科学家是,但是纯粹是为了科学事业顺从权利的性格。美国华人和港台是犹太人为了给中国和中国民族制造内部矛盾所利用的工具,应该把他们当做狗而不是人,不能因为他们能力强对他们心软,反而能力强的更需要警惕打压。犹太人能够分裂阿拉伯穆斯林世界,但是他们对中国类似的企图是绝对不会得逞了。中国人其实都不是不可以给他们来个纳粹看一看。

本质上,犹太人不是系统的建立者,更多是别人建立的系统的收益者,近代科学也是基督白人创造的,不是犹太人。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