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g Li (gmachine1729) wrote,
Sheng Li
gmachine1729

我对丘成桐的观点的演变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狗和留美者不得入内. You can comment here or there.

我是高一得知丘成桐这个人的。很多是因为之前学习没多么好的我在个数学竞赛为学校少数的进入下一轮的人之一,从而对我的数学和学习能力的信心有所提升,得以启发了解更多有关于数学和数学家的事情。当时的我也并不那么聪明,尤其在语言,阅读和写作上,还是个小孩儿,对数学和与其相关的理论物理,包括从事该方向的人,经常只能感到敬畏不已。所以我高一春天起也自学了一些微积分,同时也学了点物理学,当然,后者对我是远远更难的,大多根本就没有学进去,我觉得主要的原因是当时脑子还没有发育到一定程度。不过虽然当时智力有限,我的品味还算不错,学了点更有数学意义的数学就对数学竞赛有点失去兴趣了。我也在百度上查了查丘成桐,也看到了有新闻报道,“数学奥赛在扼杀中国的天才”,让我感到有点吃惊,也不得不受了一些影响。丘成桐也强调了好多数学奥赛问题太钻牛角尖,中国学生只会应试,不会自己去问问题。当时的我在网上看到了美国搞数学研究的人也写了数学研究与数学竞赛的不同,我当时由于知识和经验太有限,当然无法真正理解,只能非常模糊地相信。

我的数学竞赛的能力高中时也并不强或至少不是很强,主要在于做题速度和准确度不够高,有些更难的竞赛我也根本解决不了,学校有明显比我强的人。这个最根本源于当时的我的数学智力还没有发育到一定程度,所以当时的我是很难更深入数学竞赛的,也自然会被更重科学知识而非智商的微积分所干扰。微积分而言,做计算和直觉上搞明白相对于数学竞赛是很容易的,但 [公式] 的定义也只是高二夏天才能明白。我倒记得当时的我几乎把数学家当做神来看待了,因为我也不是没有上网上去看一些数学史和数学家之类的内容,看了之后意识到了明显差距也对我自己的天分很质疑。与此同时,我是看了一些关于丘成桐和其他中国数学家的内容,以此也练习了我的中文阅读。我也很容易看到了丘成桐对中国的教育,学术界和数学家的评价是偏低的,虽然当时在美国上高中的我对此没有任何真正的细致的理解,很多是听了一些大人和媒体说的大概。

上了大学以及大学毕业之后工作大大开阔了我的眼界,不仅在数学和相关的计算机和编程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对历史,政治和社会的理解和亲自经验也更是如此。从而,我越来越失去了对丘成桐的敬畏,并越来越觉得他的很多作为太偏纯数或太自私了。的确,他老强调的美国学生搞奥赛和数学更多是为了兴趣,而中国的更多是功利为主,为了应试和升学不是完全没错的,我的观察也类似,不过没有像他的那么夸张。不过,有了些历史和政治知识,对学术界的了解,以及社会经验,我也认识到了丘成桐那样主要是为了维护他在中国的地位和影响力,尤其鉴于丘成桐的香港长大的背景是明显对他政治不利的。讽刺的是我看了一个丘成桐近几年的洋人的采访,在此,他还真诚地说了,当时他父亲逃到香港以为只会是短暂的,将来国民党反攻大陆,还是可以回去的。

我也在工作中问了一位北大硬理工科毕业的人北大的人对丘成桐怎么看,他的回应是

Great mathematician. That’s all. 他的声誉在中国其实是很一般的,因为他在做人,为人处世,基本上是个 complete failure.

后来,也有纯数学学的比我远远更深的人跟我说了丘成桐更多是个技巧和计算上特别 powerful 的数学家,后来我看了看丘解决 Calabi 猜想的文章,也观察到了那里面的张量计算及不等式估计是非常不一般的繁重,丘的确是个超级 technically powerful 的数学家。

我也看到丘在一个视频里以相对“游手好闲”形容数学博士生,与什么生物系的相比,并且即使在工业界也有不少出路,还扯了扯什么在哈佛,法律学生也都是要学数学的。看到了这些,我就更加认识到为什么有北大毕业的人认为丘的品德不好,觉得他比那些退学到硅谷和华尔街工作的人危害大得多。怎么说呢,人显然是有物质和经济追求的,一个数学天分不是超强的人搞纯数是没什么意义的,丘成桐应该以务实的角度对待99.99%+的人智商远低于他的事实。尤其一个出身贫寒的人,工业界给他很多钱,他当然会退学去了。中国在纯数学上相对差些很多也是因为国家比较穷,更多优秀人才去解决那些有直接经济或地缘政治效益的问题了,而非脱离现实文章被少于千人读过的理论数学,中国相对于近代数学发源地的西方的起步晚不少就更不用说了。

丘成桐这么脱离实际的宣传忽悠不了大多懂理工科的人,所以他只能向那些学习不那么好的人和他们的家长以所谓的中国教育有问题“安慰”一下,为自己赢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讽刺的是他的那个听众更是不应该学数学专业的人。最近还看到了他评论什么华为任正非不够重视数学,我就真的觉得笑死了,因为学计算机的我知道对华为有经济效益的应用性的数学跟丘搞的非常抽象高深的理论数学是没什么直接的关系的。

丘成桐有时也会以“爱国”为自己的行动辩护。可惜的是他的行为却经常是与其相反的。比如,他搞个高中研究型的数学竞赛,这不是搞笑么,高中生能把大学的数学学下去就很不错的,哪能做什么不是图论或组合数学的数学研究啊。就不用说他的香港背景,和他对投入千亿搞无用的对撞机都是明显与中国主流利益相反的。看到疫情爆发之后,丘又接受了采访,说的还是同一套,我就不得不觉得这个人太无味了,身在美国还非常评论中国的这个,中国的那个,尽管自己经常是完全没有跟上时代和中国的变化。

有的时候丘说的话却是个直白的 hypocritical,比如有意思他吹孩子高中得了什么奖,若不是,可能就进不了哈佛大学了。了解美国大学录取的人没有人会太信的。我看到过好多名校教授的孩子,凭他们高中的水平,考试成绩,竞赛得奖,和资历,如果父亲不是那儿的教授,是基本完全不可能进去的。我见过的一位斯坦福旁边的高中毕业的学生也说了,“在那个高中,基本每年都会有一个没那么强的同学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然后大家会得知他或她父亲是那儿的教授”。

丘成桐这么宣传反而容易误导很多年轻人,他作为一个大华人数学家应该更为自己的非常公开的言论负责任。若真的是爱国,那中国大多数年轻理工科学子的利益应该优先于极少数他的学派的中国留学生以及自己的脱离实际的大数学家虚荣心。

以“谣言”被起诉的内容在这里就有牢牢实实的证据:

 

丘对西方记者讲家人对反攻大陆的远望和信心都被采访他的 Heidelberg Laureate Forum Foundation公开在油管上了,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及无“个人主观意见”或“泄露隐私”可言,反而他自己应该为自己的公开言论负责。

Tags: uncategorized
Subscribe

  • Журавли (песня)

    Эта песня такая красивая эта неделя я наконец понял его слова, и потому это труднее теперь в Китае посетить Ютуб (даже через мой VPN это очень…

  • Журавли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Когда нас в бой пошлёт товарищ Путин и маршал Шойгу в бой нас поведёт!. You can comment here or there. Это такая красная…

  • 我的美好元旦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Inside the Mind of the G Machine. You can comment here or ther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