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g Li (gmachine1729) wrote,
Sheng Li
gmachine1729

从丘成桐的行为谈到为什么我不喜欢不少学术界知识分子所有的傲慢小势力态度 (academic snobbery)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狗和留美者不得入内. You can comment here or there.

https://zhuanlan.zhihu.com/p/338472318

coherence 评论了</p>

说得太好了,Yau感觉像一个撒娇的孩子。张益唐说自己长大后就连Gauss,Rieman都不觉得在数学上遥不可及,但是在人格上还崇拜Pelerman。数学家要么孤独一点,要么像张寿武一样能和各种人打交道,因为数学好整天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多多少少有点二逼了,篮球运动员会认为其他人都是废物吗?本质上没什么不同,也不是了不起的事。

我自己也是懂不少数学和理论物理的,跟做这方面的人也有过不少接触,有的是明显有 academic snobbery 的,有的科学天分很高之外也是比较全面的正常人。不过,总之,我觉得上半世纪,学术界吸引的非常野心主义的或心胸狭窄的性格越来越多了,这个蛮可惜的,很多也因为学术界的人均资源这几十年基本一直在下降。这种趋势却加深了聪明才智高的人因为自己有能力做比较难的学科的对外优越感的现象。其实,我自己小的时候也有不少学术自恋,但现在意识到那样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或至少不讨人喜爱的。

这个世界生活艰难坎坷的人很多,大部分人根本顾不上关于一位自我陶醉的大数学家。丘成桐的数学牛逼绝大部分人没有原因care的,而且他都是个美国或香港人,国人就更没原因多么care了。所以我觉得丘成桐和给华人在硅谷搞了风投商的斯坦福教授张首晟对自己的”优越“或”特权“或”privilege”的认识还是有严重问题的。那么多struggling to get by的人看到丘成桐张首晟这样的人心理反感是很自然的。杨振宁父亲是清华大学的数学教授,从小在优越的环境长大,一生一帆风顺,对于对撞机的事儿,他认识到中国的穷人也有他们的利益,需求和感受真的是人品比丘成桐强太多了。 好多那帮美国华人教授就是非常自恋,自以为是地做一些明显政治上有问题的事情,比如普林教授李凯公开参与给中国公安部做指纹识别的公司,虽然81年去美国的他已经很不接地气了,还以为他是个美国工程院的院士就有资格评论中国的事情。同为美国工程院院士的陈刚教授因为隐藏了来自中国的科研经费都被美国捕了。像李凯张首晟这样的人就是超级的自我,国家大约80年公派他们留学,那时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大学教育也都是免费的,完了他们除了来给几个演讲帮着录取几个中国研究生到美国对中国之后无谈得上正面的影响,等于是国家白投入了钱把这些成年的人才送到敌人国家去了。他们说所谓的把美国的高科技带到中国纯粹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同样强调美国比中国好多少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可惜的是好多不懂的国家看到了他们的高大上的牌子却信了。

我最近发现微软的那帮身居高位的华人基本都做过严重的资历造假。细节写在:

李开复把在卡耐基梅隆CMU计算机系的相当于博士后的职位写成了副教授,唐骏造假了加州理工的博士,洪小文造假了高中代表台湾参加国际数学奥赛,CMU宣传陆奇的报道还称他因为近视大学无法学物理化学,体重太低无法学工程,是明显的扯淡。 那帮留美科技知识分子出了这么多身居高位的造假案或如丘成桐明显说瞎话的案例,引起不少国人强烈反感和公开批评也是理所当然的。
00年代这帮人说瞎话造假在中国很多或大多是走的通的,但随着时间而过,随着更多国人有机会去美国,了解美国,随着中国国力日益增强,国人对这些人的态度越来越反感或呵呵了。至少2020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国人认识到如施一公这样的人鼓励中美关系和好和促进中美交流本质不是因为他们自己多么爱国,而更多是为了他们自己在中国的地位和心理优越感的满足,这毕竟从他们的重要人生决定和行为是很明显的。</p>

这些人的很大的问题是善于用自己的优点比他们的竞争对手的缺点来下自己心理所欲的结论。就如有些学术界的人似乎因为自己数学好,数学就是更有价值的。好多去了美国的人因为自己为了去美国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就拿着美国的强点来比中国的弱点为自己和自己的选择辩护。丘成桐老批评中国出的大数学家太少,这个也客观没有错,但他有没有想中国一个起点低的发展中国家难道不应该更重视把实际的东西搞好么,鼓励更多的优秀人聪明人投入应用的方向么?

丘成桐接受一位洋人的采访的视频中还说了1949年他父亲以为KMT会成功地反攻大陆,认为去香港只会是短暂的。我看到之后就不知道为什么丘还会直接地公开地说他父亲当时的已被证明搞笑的政治和军事估计。这么说显然对他在中国只能有坏处,在美国呢,他这种早就大成名的70岁的大数学家还需要靠扯点反g来讨好洋人么?若说的负面一点,难道丘成桐没有认识到对中国和世界,把 KMT 打到台湾去比多出几个大数学家要重要得多,影响深远得多么?我想这一点同样对丘成桐有意见的身份为KMT官员出身的伯克利和普林斯顿数学教授项武义和项武忠兄弟也是会完全认可的。丘成桐的确比田刚是更好的数学家,但是因为政治原因,国家肯定得把数学老大的位置给田而非丘,在中国,他的不受欢迎的香港背景很多也只能怪他的政治军事严重误判的父亲的选择。

我比较佩服中国共产党,很多因为中国共产党吸引了不少才华横溢或绝顶聪明的人的同时,本质上也是反感学术架子或书呆子做题家的表现的,鼓励更开阔的而非教条狭隘的思维和世界观。或许我有偏见,但我觉得在科学上能力超强的人中,那些更全面的人也基本都会倾向中国共产党。中国今天能取得如此之大的成就与此也是紧密相连的。我不希望看到一些自恋不接地气的留美学者在中国为了自己的私利破坏这种优良的传统和作风。

以“谣言”被起诉的内容在这里就有牢牢实实的证据:

丘对西方记者讲家人对反攻大陆的远望和信心都被采访他的 Heidelberg Laureate Forum Foundation公开在油管上了,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及无“个人主观意见”或“泄露隐私”可言,反而他自己应该为自己的公开言论负责。

Tags: uncategorized
Subscribe

  • Big Picard theorem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Inside the Mind of the G Machine. You can comment here or there. I’ve been asked to prove the Big Picard theorem,…

  • Jordan normal form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Inside the Mind of the G Machine. You can comment here or there. Jordan normal form states that every square matrix is…

  • Weierstrass products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Inside the Mind of the G Machine. You can comment here or there. Long time ago when I was a clueless kid about the finish…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 0 comments